一座城与一个电影节筑就的梦想经纬
时间:2017-08-24    来源:上海网  

上海网讯:

  纪录片包含着20多位中外影人的讲述。其中,著名导演吴贻弓的访谈揭开20多年的往事,弥足珍贵。他记得1993年第一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办成时白杨、张瑞芳等几位“大姐”兴奋地拍打他,齐声喊“小吴!小吴!”;他记得自己坚持要请世界知名导演来担纲评委的初衷;他更相信,无论哪个年代的电影人书写中国故事,都离不开三个字“真善美”。而这些,恰是过往24年间,一座城市与一个电影节着力筑就的人、路、梦。

  纪录片首发的同时,以“光影筑梦”为名,组委会还在全市电影院、商场、地铁站等20多个场所开设纪念展,在上海地铁二号线上开通文化列车,并举行座谈会、市民征文等,全方位地回望上海国际电影节创办20届、24年以来的发展历程。

  1993年创办第一届,1995年,第二届时被国际制片人协会认可为国际A类电影节,直到如今第20届,上海国际电影节业已成为国外了解中国电影文化、中国观众观看世界的一个重要窗口。如同人之长成必然经历呱呱坠地、蹒跚学步,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发端以现在的眼光看,也曾是一条磕磕绊绊的小路。

  吴贻弓在纪录片里的讲述,把人拉回20多年前。“上世纪80年代后期,中国电影进入了第三次创作高潮。我的《城南旧事》、谢晋导演的《芙蓉镇》,都获得了国内外各类电影节的奖项。同时,电影产业也快速发展,每年全国生产电影超过100部,电影制片厂从上海到四川,有10多家。”彼时的吴贻弓觉得,无论从艺术还是商业的角度,中国电影都需要一个与之相匹配的国际电影节。“当时亚洲已经有三四个国际电影节了,东京、马尼拉等等,我们如果没有的话,有点不太像样。”他说,上海办国际电影节既是水到渠成,也是责无旁贷,“因为这里是中国电影的发祥地”。

  决心已下,但没钱、没人、没经验。为省钱,吴贻弓出差住招待所;缺人手,他就把秦怡等几位老电影人一起拉来当志愿者,帮忙招待各方来宾;国内前无来者,他就跑到德国,跟着德尼·奥克上上下下地考察柏林电影节,直到“摸透每个部门如何运作”。

  许多事情因陋就简地办,但有一样,吴贻弓丝毫不愿“将就”——他坚持电影节评委的组成一定要响当当、够分量。“评委会决定着一个电影节的风格、品位,影响力。一开始没有名气,人家不愿意来,但我请来了首屈一指的大导演,许多人立刻刮目相看,上海国际电影节的名气、地位,就一点点累积起来了。”按现在的说法,头几届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会阵容,彰显了吴贻弓那一代中国电影人在世界范围内的朋友圈。赫克托·巴本科、卡伦·沙赫纳扎洛夫、大岛渚、奥立佛·斯通、保罗·考克思,这些国际上叫得响的名字,装点了“门面”,也从一开始奠定了上海国际电影节多元、开阔的视角。

  2006年,上海国际电影节设立创投单元。2009年,由张猛导演的《钢的琴》获得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单元最具创意项目。次年,该片在东京电影节上斩获最佳男演员奖。2010年,刁亦男带着《白日焰火》到上海国际电影节为梦想找寻开花的土壤。2015年,该片夺得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、最佳男演员银熊奖。此外,《hello!树先生》《归去》等影片,宁浩、薛晓璐、徐峥等新一代导演的中坚力量,以及杨树鹏、彭浩翔、杨庆等新锐导演,最初都是在上海国际电影节得到的肯定。

上一篇:韩正应勇会见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 下一篇:中考作文题: 为语文教学回归本源“埋下种子”

注: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!   

5
热点资讯
阿拉微上海
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
上海人、上海事。
专业媒体、靠谱新闻。
最新图文
EMALI:wangzhanlianmeng@yeah.net 网站联盟:在线客服QQ(直接点击)
《上海网》 | 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