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样美元加息中国央行已先行 人无贬基下钱袋子暂无忧
时间:2017-06-19    来源:上海网  

上海网讯:

  6月15日凌晨,美联储决定加息25个基点,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上调至1%-1.25%——这也是2009年金融危机后第四次加息。当日,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.7852,创去年11月以来新高。至此,人民币中间价年内涨幅逾2%。

  在富达国际投资全球经济师An-naStupnytska看来,虽然联储局将核心通胀疲软归因于短期因素,这一解读令人失望,但其言论仍相对强硬。“考虑到美国经济尤其是消费市场发展出现阻力,加上低通胀和薪酬增长趋势令人担忧,我依然认为这是2017年最后一次加息。”AnnaStup-nytska说。

  因为,就在美联储6月政策声明前,已公布的美国5月通胀与零售数据均低于市场预期。诸如,CPI同比增速由2.2%降至1.9%,低于市场预期的2%,核心CPI也由1.9%降至1.7%。而零售与剔除汽车与汽油的核心零售环比分别降至-0.3%和0%,低于市场预期的0%和0.3%。

  此次美联储议息会议结果是,上调联邦基准利率水平至1%~1.25%的区间,与市场预期相符,预计今年将再加息一次、明年加息三次。同时,美联储公布了缩表的相关细节,将于今年起开始缩表,持续数年时间。“如期加息,且公布缩表具体细节”这显示美联储对美国经济信心不减。

  具体看,星石投资称,美联储对通胀的表述略显鸽派。如,美联储在决议声明中承认了近期通胀表现疲软,认为未来12月的通胀预计将保持在2%之下。但是美联储调高了对于就业和经济增长的预期,显示了美联储对美国经济的信心。

  不过,对缩表的表述则偏鹰派。美联储预计今年起开始缩表,起初每月缩减60亿美元国债、40亿美元MBS(抵押支持债券);缩表规模每季度增加一次,国债减持规模每季度增加60亿,MBS减持规模每季度增加40亿,直到达到每月缩减300亿美元国债、200亿美元MBS为止。星石投资认为,缩表可能会在利率正常化结束之前进行,整个过程将持续数年。“虽然美国劳工市场收紧最终会对薪酬和产品价格产生上涨压力,但其发生的时间点和影响的规模仍存在高度的不确定性。无论如何,薪酬和通货膨胀将以循序渐进的速度上涨,意味着在未来数月内美联储未有太大压力进一步收紧政策。”AnnaStupnytska称。她认为,今年下半年将主要关注调整资产负债表再投资计划的细节,但这本身可能对整体经济只产生较轻微的紧缩效果。

  毫无疑问,“如果通胀未能如美联储预期回升,那么市场对美国未来通胀数据将表现尤为敏感。交易商将大量涌入美国国债市场,持续看跌美元,特别是兑新兴市场货币,包括墨西哥元(MXN)和巴西雷亚尔(BRL)等。如果中国有意增加在美国固定收益市场的配置,也需密切关注新一轮通胀走势。”ChrisWeston建议。

  不过,“散点图透露了明显的鹰派加息预期。”天风证券宏观团队认为,散点图显示2017年年底将再有一次加息,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在1.25-1.5%。2018年三次加息,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在2-2.25%。2019年预期加息次数由之前的4次下调为3次,19年年底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在2.75-3%。利率正常化结束时,联邦基准利率将在3%。

  而美联储缩表路线图细节的公布——令投资者开始更加关注美联储缩表进程。钟越称,决议公布后许多机构投行纷纷将目光转向9月宣布缩表。若美国经济增长不如预期,则该央行会在12月份宣布缩表并加息。CME美联储观察工具显示,9月加息概率略升至18.3%,12月进一步加息25个基点的概率为6.6%。

  在天风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刘煜辉看来,这是一次不同以往的YellenCall,此次议息会议确认了两个重要方向:即确认了长达7年的超常规货币政策要彻底结束并退出,实现资产组合正常化;以及确定了加息从对数据的滞后确认转向对数据的领先判断,实现连贯的利率正常化。

  整体上看,“尽管市场对会议做出鹰派解读,但市场更看重通胀走弱和特朗普的政治麻烦,还是鹰派的YellenCall,只有美债收益率才能真实反映市场的选择;”刘煜辉称,“就目前来看,美债收益率向上的风险正在积聚。”

  目前影响美债走势最重要的是三个因素:通胀(基本面)、特朗普(避险)、耶伦(货币政策)。而10年期美债从3月16日的2.6下至目前的2.2附近,主要原因是3月以来通胀数据走软以及特朗普惹上政治麻烦。刘煜辉分析,显然当前市场对前两个因素的重视超过第三个。

  据天风证券宏观团队观察,人民币汇率在5月末已先一步上调,对美联储6月加息做了技术性应对。在目前中美G2模式下,人民币汇率很难对美元单边大幅贬值释放压力,中美百日协定能在中美商品和服务贸易开放方面推进,可能也是以人民币汇率不竞争贬值为前提。所以“不可能三角”决定了中国的货币政策空间要做适度让步。

  再者是汇率。近日央行出台了新的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的形成机制,在原有的机制中加入了“逆周期调节因子”,增强了央行对汇率的调控能力。同时,离岸市场上人民币同业拆借利率大涨,人民币空头力量遭到削弱。央行无需受制于货币贬值而被动加息。

  另外是金融稳定。从历史上来看,6月份一般都是资金面比较紧张的月份。如果央行选择加息,这将继续抬高银行业的资金成本,使商业银行的经营雪上加霜,并进而抬高实体企业的融资成本,阻碍经济的发展,这显然是央行不愿意看到的结果。

  按照国家外汇管理局新闻发言人王春英的话说,今年以来,我国的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有所减轻。外汇储备余额的降幅相比前几次加息大幅缩减,特别是截止今年5月底,我国外汇储备余额连续第四个月回升,反映美联储加息对我国资本流出影响减弱。“对于美联储加息,我们目前还是有信心应对的。”

  招商银行资产管理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亦认为,央行未跟随上调利率并不代表货币政策开始转向。但度过半年时点后,央行再次上调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及MLF等利率的可能性是无法排除的,毕竟强监管、去杠杆的政策基调并未发生变化。在去杠杆出现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之前,央行任何放松动作都可能会被市场误读,造成市场不必要的波动。

  当下,“债券市场正在逐渐从左侧向右侧演化。”刘东亮称,其逻辑在于,此前依据宏观拐点预期展开配置的行为,可以认为是左手交易;而等待更明确见底信号的则为右手交易,近期一波“买买买”的行情,可视为部分投资者从左侧开始抢跑。

上一篇:逾3成受访韩民众反对萨德部署 称被美国牵着走 下一篇:巴西猪肉出口额同比增近三成 俄成最大进口国

注: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!   

5
热点资讯
阿拉微上海
上海新闻网官方微信
上海人、上海事。
专业媒体、靠谱新闻。
最新图文
EMALI:wangzhanlianmeng@yeah.net 网站联盟:在线客服QQ(直接点击)
《上海网》 | 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
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